暗恋一个人的表现:全世界最理性的暗恋

2018-05-15 18:54

暗恋一个人的表现:全世界最理性的暗恋

  暗恋一个人的表现:全世界最理性的暗恋

  人为什么要做让自己在大多数时间感觉不是很舒服的事儿呢?

  爱情强调承诺,激情和亲密,这三个元素都重视相互性——而暗恋里面,一个也没有。

  哈尔·凯利(Hal·Kelly)对爱情心理学和经济学的嫁接作了第一次积极主动的尝试,一个用于解析亲密关系的全新理论——社会交换理论,应运而生。

  这个理论打开了用公式和代数计算爱情的先河,进而一发不可收拾。

  在亲密关系的研究领域,始终缺乏一种着眼于未来的理论——难道人们做出的种种决定,都是由他们自身或者他们的种族过去经历的美好抑或苦难决定的吗?历史决定论很难解释一些在爱情中常见的事情——比如进化论和依恋理论都很难阐述明白,为什么会有暗恋和单相思这种看上去傻乎乎的爱情形式存在。

  乍一看,新理论仍然解释不了暗恋——暗恋能获得什么好处呢?这恐怕已经是天底下最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之一了吧。

  但是,只要暗恋这种事客观存在,就证明它给暗恋者带来了盈利,只是有待进一步分析而已。

  暗恋是我认为最具有经济学色彩的心理学现象。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可以爱得发疯发狂,爱得如痴如醉,却迟迟没有真正的表达和实质的行为。就像我小时候,我妈妈在某个专柜看到一件闪耀着璀璨光芒的首饰——她那么动心,天天有意无意地聊起来,艳羡与倾慕着,连我这个钝感的小孩子都能看出来她那超越欣赏的喜欢,但是直到那件首饰不再出现在那个橱窗,她一直都没有提过要买。这两件事,在社会交换理论上找到了交集。

  在社会交换理论之中,爱情不再着眼于个体和族群那辉煌或者不堪回首的过往,而把聚焦的重点放在了未来。每个人都在用经济学者的眼光追逐爱情,人们想在爱情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亲密关系在这个理论的观察下,简约的像一条宜家出品的凳子。

  在这个理论的背景中,亲密关系即权衡利弊,对于亲密关系而言,真正强调的是理性的动机与决策。而感受如何,跟动机怎样完全是两回事。

  这个理念深得当时美国政府的认可,因为好的亲密关系会很大程度上缓解政府的相关支出——离婚率下降,待救助人士减少,治安环境改善,更多人以家庭为单位分享资源。而政府迫切地需要一个富于逻辑强度的理论,能帮他们高效快速地定位问题。

  在这样的基础上,就像提出算账的经典公式一样,不少曾经难于用旧理论加以解释的爱情故事,靠一系列公式给生生“算”了出来。其中最基础的公式是:

暗恋一个人的表现:全世界最理性的暗恋

  盈利=回报-支出

  这里的盈利、回报与支出,都同时包含着两层含义:物质的与情感的。对考虑离婚的失和夫妻进行调解时,“你们多想想孩子”是调解者常说的话。这就强迫当事人对离婚的利弊再一次进行严肃的权衡,不得不把自己的现实情况套进上面的公式里。

  暗恋亦如是。暗恋之所以存在,并不能仅仅观察暗恋一方付出了多少心血,时间,甚至财富,仿佛那是个向心仪的对象虔诚朝圣的苦主。我觉得,倒更要像看待一个投资者一样去看待他们。

  你看小小一个铁皮屋子投注站,天天在烟雾氤氲中,那么多人怀揣着发财的梦想频频投注。他们之中获得五百万的少之又少,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热情和对梦想的投入——你不让他买彩票,他倒真正难受。

  暗恋者和在投注站盯着最近三十期开注结果苦苦研究找规律的人一样。在上面的那个公式里,他们的盈利仍然是存在的,只不过已经超越了物质,而掺杂了众多情感的成分,暗恋这件事本身及其带来的心理感受,对他们就已经是一种正向的收获。

  在这里,我们恐怕还要重复社会交换理论的基本理念:感受如何与动机怎样完全是两回事。感受如何决定了关系满意度,而动机怎样决定了最终的行为决策。

  并不是天天吵架的情侣都会分手,也不是日子过得恬淡如水的夫妻全能白头偕老。对亲密关系的满意度和对亲密关系做出的决定完全是两回事。

  六十年来,超过十次的针对于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亲密关系的调查研究都发现,虽然婚姻满意度和离婚存在一定的负相关——对婚姻不满意的人更可能选择离婚,但是这个相关度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真正的情况是,大多数对婚姻并不非常满意的人还是选择了凑活把日子过下去算了。亲密关系是衡量障碍和投入之后做出的行为决策,就算相处地不愉快,也未必要离婚——毕竟除了爱情本身还有太多的东西要考虑。

  对暗恋这件事而言,不少身陷其中的人都还是痛苦的。但就算痛苦他们也还要这么做。决定感受的指标叫做“关系满意度”,而决定具体行为的指标是我们在上一个公式中等号左边的“盈利”。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源自于另一个指标的水平:对比度。对比度指的是在这段亲密关系中,双方在对关系的主导权上的差异。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关键词:恋爱   暗恋   暗恋一个人的表现   理性的暗恋

分享到:
精品推荐